ag网投开户|优惠

一个法官的爱民情怀 ——记殷都区法院执行局局长贾晓辉

时间:2019-01-31 11:37:00


王?宏

 

 

他,因“偶然”选择了法律专业,从而走进了法院的大门;他,因执着和“死脑筋”,啃下了一件件错综复杂的“骨头案”;他,因责任而把群众始终放在心间,用平凡之举成就了一段段为民司法的佳话……他就是安阳市殷都区法院副院长兼执行局局长贾晓辉。

"最让我揪心的是权利人的权利没有实现 。”

2015年年底,天寒地冻,寒风刺骨。一大群满身灰尘的农民工情绪激动地涌进了殷都区法院贾晓辉的办公室,拿着判决书诉说着自己的苦处:

“辛苦了大半年,就指望着拿了工资回去过个年,没想到拖到现在还不给我们。”

“家里孩子的学费也等着我的工资交呢。”

“法官呀,你可得为我们做主呀,这马上要过年了,我们都等着拿这钱办年货呢……”领头的卞某某带着哭腔说。

黝黑干枯的手,指甲里镶着泥,单薄的棉衣被刮了个小口还没来得及补,眼前这三个男人焦急的模样,贾晓辉的鼻子一酸,眉头紧紧地皱在了一起。

原来殷都区西郊乡郭流寺村的河南宏元压力容器工程有限公司当年承包了江苏省连云港一项500立方米的高炉工程,谢建军等53人是施工人员。可工程完工了下欠40余万工程款,于是他们找到受雇公司,受雇公司的负责人却说,自己不是法人,不认识原告,不欠钱。无奈,原告数次索要工程款无果的情况下,经诉讼判决走到执行程序。

这起劳动争议纠纷案着实有点棘手。财产没有,公司真正的法人不是实际经营人, 而是另有其人……如何才能为工人们讨回应得的40万余元工资呢?

望着农民工那渴望的眼神,面对恶意逃避执行的“老赖”,贾晓辉最揪心的是权利人的权利没有实现。

他召开专题会议,分析案情,研究对策。最终一个明晰的思路在心头形成:拘传实际控制人,给其压力,以达到执结目的!

 第二天上午10点,贾晓辉带领执行人员前去布控。时机一到,贾晓辉一声令下,干警们断然采取行动。突如其来事件,令被执行人不知所措,他开足马力就跑,最终被执行人在市铁西路一汽车修理厂被擒获。

汽修厂一角,一笔笔来往帐目显示该企业的法人正是该被执行人,且盈利丰厚,法院果断对其采取强制措施。最终被执行人面对强大的压力,如实兑现了40余万农民工的工资。

 “最让我厌恶的事是拿原则做交易 ”

贾晓辉常说:“人民法院是社会公平和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依法公正办案是人民法官的第一要务。他恪守“民不畏吾严而畏吾廉”的古训,为守住“清正廉洁”的底线,他伤害过亲情,拒绝过友情,无视过诱惑。

市中海水泥有限公司是个国有企业,安阳市的纳税大户。 该企业在收购富鑫商砼公司企业时,下欠600万元未予结清,16年进入执行程序,被执行人中海水泥有限公司有履行能力就是不履行欠款。虽经数次传唤, 均不见人。 被执行人自持是国有企业,腰杆粗,架子大,无视法院的判决和裁定,一时成了名副其实的老赖。

“我就不信这个邪了,这个烫手的山芋我吃定了!”贾晓辉暗自较起劲来。

2016年的11月,寒风刺骨,天寒地冻。贾晓辉带领执行干警从凌晨守候在被执行人家门口。“当时我们就一边拿着照片,隔着玻璃一个个查对那些进出的面孔和核实当事人汽车牌照,一等就是4小时,那个冷啊。”提到往事书记员小张至今记忆犹新。

经过一周的“蹲坑”,初步掌握了当事人的生活规律。这天,当被执行人像往常一样准时下楼上班时,在确认身份后,当即将被执行人带回拘留。

顷刻,像捅了马蜂窝般产生连锁反应,各种阻力、不满、仇视袭向贾晓辉……

被执行人上级主管是个央企大老板,通过各种关系来说情,更有“大人物”发来指令要求尽快放人。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天,80余名中海水泥公司的职工来到法院聚众闹事。贾晓辉迎上前去,发出警告:“你们这是在扰乱社会持续,必须离开,否则将面临法律的制裁!”话没落地,即可被失去理智的人群压来。瞬间,发生肢体碰撞,贾晓辉和一些干警衣服被撕破,肢体有划伤。最终在公安人员的支援下,带头闹事的两名人员当即被司法拘留。被执行人法人也迫于法律威严,低下了头,如数偿还了申请执行人600万元欠款。

有人说贾晓辉办案太较真,甚至到了不近情理的地步。去年秋天,他执行局属下一个书记员的舅舅刘某因做生意亏欠了他人几万余元借款,案件进入执行程序,执行人员发现刘某有一定的履行能力, 而且还有高消费的情况。执行人员严肃地要求刘某提供存款的情况,刘某不仅不提供存款情况,还拒而不见 ,执行人员决定对其采取司法拘留,于是得到信息的刘某打电话给其侄子求救。话传到了贾晓辉耳朵里,一句话讲明:“必须给申请执行人一个交代,这是法律的底线!”。没几天被执行人按程序给予了司法拘留。

 “ 最想说的是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          

前年盛夏的一天上午,一位八十多岁的老人打通了贾晓辉的手机。老人一声:“俺的案子都已经20年了,何时能给个说法?”说完老人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哭泣起来。

打电话老人叫刘合斌,退休后移居在珠海儿子家,是个老上访户。97年殷都区文明大道办事处因占地、用地欠了刘老汉20多万元 欠款 。虽经起诉判决,维护了刘老汉权益,可到了执行阶段,因区划改革,一个办事处一分为二,分别由两个区管辖。虽然刘老汉一次次讨要债权,均因债务主体不明确,一次次无果而返,导致刘老汉长年累月到北京、郑州上访。听罢老人的叙述,贾晓辉和蔼可亲地说:“大爷,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处理好你的案子!”

刘大爷听到贾晓辉的保证话儿,以为在糊弄他,更有干警好心相劝:“20多年的信访案子了,执行局长都换了好几茬,你这是在自找苦吃,花费时间不说,要执结谈何容易?!”

贾晓辉说,权利人的权利实现不了,是执行法官的失职,这没人管的案子,我管定了!。

从此刘老汉与贾晓辉约定电话来沟通。为吃透案情,往往一个电话一打就是几个小时,贾晓辉总是耐心聆听。为了尽快了却刘老汉的心愿,贾晓辉经常彻夜不眠,苦苦思索寻找案件突破口。最终,他专题召开执行骨干会,分析案情,最后制定出切实可行方案。

他们先易后难,从本辖区A办事处下手。该办事处执行标的12万,换了几茬街办领导,虽经数次约谈前去执行,均因没钱而搁浅。A办事处一筹莫展时,贾晓辉直言:“你们写个申请报告我去找区领导来办理!”一次、两次,最终等到晚上八点见到了区领导。

“区政府是直接债务人,必须履行义务,如不履行义务不仅影响本区周边经济环境,还将上失信名单,其法人不得出行、住宿……”贾晓辉一通话说服了区领导。

最后区领导当场拍板:由区政府拿出7万元,不足部分由A办事处自筹5万补上。

第一期12万元如期打到了刘老汉的帐上后,刘老汉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第二笔B办事处的17万元欠款对贾晓辉来说是个更大的考验。去了几次,该办事处是个新上任的书记就是不认这个帐,任你磨破了嘴皮,无动于衷。看软的不行,贾晓辉于是变换执行措施,干脆来硬的:发传票与该街道办事处、查封账号、限定期限,直至准备拘传该街道法人……

正当执行工作如期进行时,说情的领导不期而至,致使该案再次陷入困境。一个多月过去了,刘老汉再次给贾晓辉发来了询问的信息。这天贾晓辉用微信再次给刘老汉立下了军令状——一周内执结!

“既然我当了执行局长,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是我义不容辞职责,这个骨头案我管定了!”执行专题会议上,贾晓辉掷地有声地说。

接着贾晓辉命令全部执行人员关掉手机,直接传唤该办事处法人,行将采取拘留措施时,该办事处迫于贾晓辉正义感和巨大压力,自筹资金15万予以调解。

一周后,80多岁的刘老汉在儿子的搀扶下,从遥远的珠海专程来到殷都区法院,他要亲自看看贾法官长得啥模样,这个与他在电话和微信里聊天,再熟不过的贾晓辉,他却是一次面都没见过。当贾晓辉出现在老人的面前时,他激动地说:“20年了,这个案子本想没指望了,没成想,是贾法官给执结了,他可是共产党的好干部啊!”

近年来,贾晓辉先后荣获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等功一次,一等功一次,2018年又获得全国法院先进个人荣誉称号。